1. <bdo id="i83dcr"></bdo><bdo id="i83dcr"></bdo><strong id="i83dcr"></strong>
        1. 育兒知識
          母嬰保健

          當前位置:首頁->網絡實名->正文

          澳門評級網導航/90後並不只會染上憂傷

          那些體貼入微的關心,以後還會不會溫存

           原來澳門評級網導航們有著同一樣的故事,原來我們也曾在自己的小圈子中哭泣,原來我們都染上一種病,是遺傳還是感染,只記得它叫憂傷。

            某句成爲了名言的青春是明媚的憂傷,我想要的只是青春有著快樂和填滿幸福的回憶,淡淡憂傷僅能添助一點氣氛就足夠了。不需要的太多。誰不有過從小孩到成人的過程,我們僅是停留于童真的年代,對于過去有點眷戀,我們被80後感染的憂傷,爲著他們所謂的憂傷而落淚,何不說我們都是富有感性的一員。我們玩不起憂傷,但玩得起快樂,沉醉著網絡遊戲有什麽好的,倒不如醉迷于文字間的詩情畫意,起碼在你下次作文考試也能得個高分。在別人的眼裏,僅是一個不知道懂得社會變化,分不懂什麽是時尚,辨不清什麽是潮流,隨便多出幾種顔色就說我們沒品調,世界多姿多化,七彩紛呈。

            成功人士跻身于上流社會,古人墨客騷人揚名于風流才子之稱,縱使水流洶湧或澎湃,90後的我們都無法魚躍龍門,成爲主流。簡單地套上了非主流的名號,真不知道該驕傲還是該感到羞愧。風靡一世的非主流,受到80後的強大厭惡或摒棄,我也曾爲他們的所作所爲感到惋惜,什麽割腕,或是自殘,一大堆蜚語譴責。或者你們可以認爲我真的只是什麽不懂的小破孩,有的頹廢,有的墮落,有的低沉,有的桀骜不訓,有點莫名其妙地走向了憂傷的圈子。

            這些其實不應該是我們的專利,憂傷是他們80後的,頹廢也不是我們的,墮落,只是一時不想努力的借口。低沉或許該問問自己到底怎麽了,我們唯一需要僅是那快樂。但願我們90後如新空氣般,積極向上,每天散播著清香的芳味,清新的空氣彌漫四際,驅逐心中的最後一處陰霾,讓寂冬的曦光給你一絲溫存,暖和你的冷寂孤單。快樂如果是寄生蟲,願意我們永遠被寄身。幸福倘若是那詛咒,甯願我們永遠被詛咒。憂傷如果是擇取者,但願我們永遠不會被選中。

            頹廢倘若是催眠曲。但願我們永遠不會被催眠。

            快樂的存在,記得有種友情叫傾訴劑,有種親情叫安慰劑,有種愛情叫幸福劑,漫步于大街巷尾,快樂無處不在,我們90後並不止只會感染上憂傷。

          “天街小雨潤如酥,草色遙看近卻無。”詩意很好理解,在春雨的滋潤下小草發芽,遠遠望去一片綠色;可當人們走近時,卻發現綠色淡了,甚至肉眼都看不到。從文學的角度評價,韓愈的詩句是美的;但我覺得,退之先生的這兩句詩用來概括生活中的某現象也是再恰當不過的。

            人們都崇拜英雄,希望在自己最需要的時刻,英雄能挺身而出。但失望的時候多,英雄似乎只出現在遙遠的地方。

            “最美女教師”張麗莉的事迹廣爲流傳。在呼嘯的汽車沖向學生的一刹那,她用纖弱卻有力的身軀搭起一個安全的崗亭;“最美司機”吳斌的事迹感動千家萬戶,在鐵片擊中血肉之軀後的76秒,他以美到極致的動作完成了由凶險到平安的擺渡。人們仰望張麗莉,因爲在這個“個人至上”的年代,她的奮臂揮手形象地诠釋了師德的最高境界;人們欽敬吳斌,因爲在這個道德與責任日漸稀薄的年代,他忍痛減速泊車的鏡頭是職業道德與敬業精神的最好說明。“最美”二字,是對他們的最高獎賞,更是對無疆大愛徹底回歸的呼喚。

            有時人們也會生發這樣的慨歎,爲什麽英雄只在遠方?我的生活中何日英雄突現?心情可以理解,但認識不能說沒有偏差。很多人認爲,只有作出做出驚天動地大事的人才是英雄,只有媒體鋪天蓋地宣傳的人才是英雄。用狹隘與拔高的標准衡量,真正稱得上英雄的屈指可數。實際上,“最美女教師”、“最美司機”都是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百姓。設問一下,如果張麗莉沒有遭遇車禍,如果吳斌沒有遭遇奪命的鐵片,這兩個人是不是可以稱爲“英雄”?很難回答。我們的社會還沒有進步到,可以把一個不在“編制”內的教師,把一個平凡的司機和英雄聯系在一起,哪怕你是一個深受學生喜愛的老師,他是一個行車十年無事故的優秀員工。

            羅曼羅蘭說:“英雄是靠心靈而偉大的人。”借用來評價張麗莉、吳斌很貼切。我們的身邊,有很多的張麗莉和吳斌,只是因爲他們離我們太近,就如初春雨中的小草,被方方面面忽視了。英雄就在身邊,可澳門評級網導航們卻一直在呼喚英雄,尋找英雄!多有意思的悖論!

            “水到底是什麽東西?”小魚的發問是天真的,所以不可笑;“英雄在哪裏”,成人的發問是愚蠢的,當然就是可笑的,而且可笑之極。

          2001